主页 > N汇生活 >1945年中央日报记载“共军暴行”

1945年中央日报记载“共军暴行”

作者: 时间:2020-08-08 913° N汇生活

1945年中央日报记载“共军暴行”
长春围城事件(资料图片/看中国图片)

国共内战时中共暴行

再证之民国三十六年六月二十五日,国民政府最高法院检察署发出通缉毛泽东的训令,训令中指出:“毛泽东,窃据国土,称兵叛乱,祸国殃民,罪大恶极,自应依法缉办。”其罪恶滔天,人神共愤,实不虚也。除了毛的罪行以外,再观之共军袭击蒋第五战区之事实,更加证明共党的穷凶极恶,历历在目,是中共史家所不能抹煞的。

民国三十四年(1945年)十一月五日中央日报记载“共军暴行”如下:

决堤

河堤被共军决堤,在扶沟属白潭集北附近太康境内,于十月七日被掘泛滥区域,黑旺营贺寨东北,稷子冈西南、港寨,芝麻洼楼以东,清香集以北,斧头西南至太康县城四周东往马厂一带,地区宽约三里,长约一百余里,又消遥镇东北十二公里阜土黄河泛滥区临时河堤,亦于十月初被掘,民房数千间荡然,居民四百余被淹毙,家畜损失两百余头,其他农具大部被漂没。城垣被毁者:十月间共军窜西平酒店合水一带,对各该处原有碉寨,强令地方人民破坏,十月十一日共军豫东副专员杨义民,率部八十余人,轻机枪一挺,步枪七十余支,督工拆除。至被奸淫掳杀刻已清查者:七月二十日舞阳武功镇林之用之妻,八月三十一日官城五沟营吴任华之妹,八月十五日舞阳五沟营午行铁王施,均因拒共军强奸被击毙命,林妻被共军豫中军区陈光瑞部便衣兵三名杀死。

掳掠

七月二十五日舞阳武功镇雷太保身带钱货,被共军陈光瑞部便衣兵三名抢后击毙。八月十二日舞阳唐老大阻止共军抢劫财物而遭枪杀。八月间共军李士奇部盘踞鄢陵扶沟一带,将五女店东四里庐庄居民卢觉檀架去苦刑拷打,劫索小麦百石,自卫枪四枝后释放。九月十四日共军豫中兵团黄林部盘踞西平之查牙山中合水槐树等村,不时派出小股部队,向西平北乡之权案、三寨、仪封等村掳掠粮、盐、棉花、现钞、民枪等。九月间共军十二军分区司令克勒等部攻陷太原时,其第二纵队司令王昌杰及分队长阵亡,遗体无下落,乃竟将该县三民主义青年团区团长郭大同及李县长之眷掳去,至今消息不明。十月间共军窜鲁山分布四乡,占据寨垣抢掠财物,人民不堪其扰。十月六日共军二万于,窜至沙河南岸,攻占婆婆街等地,当晚复攻陷我鲁南乡公所,将该乡积存之枪械军粮劫抢一空。

暗杀

十月九日共军将叶县东北五十里盛家乡包围,该乡公所马队长、孙队副及职员四名均受伤,并被劫去步枪十余枝。十月十一日共军千余在叶县七里岗一带掳去过路客商及军人眷属架子车百余辆,并冒国军番号逃去。……十月十四日共军李卓英部人枪百余,盘踞于正阳熊寨西北三里宋庄,向民间拉夫,每甲五名,并拉车运粮往淮南。又派出便衣队十余名为暗杀团,窜到正阳毛庄一带打劫行商,并实行暗杀。近复查得共军李士奇便衣李盘石将临颖县城关镇第六保长李林,良民王清波之兄王汉三等五人,于三月间活埋,事先并勒索五十万元。以上中央日报所载均属铁的事实,不容任何人任意颠倒者。

长春围城

长春围城是指发生在中国国共内战时期的长春围困战期间造成大量平民死亡的事件。

1948年,林彪率领的中国共产党东北野战军对国民党政府军控制的长春城实行围困,6月5日,林彪、罗荣桓下达《围困长春办法》,决定对长春实行“久困长围”方针。要求采取军事包围和经济封锁手段,围困长春。长春围城历时五个月。造成大批城内平民因饥饿而死亡。全城700余万平方米建筑,230万平方米被破坏。一切木质结构,乃至沥青路面,或用于修筑工事,或充作燃料,而一切可以当做食物的东西,如树皮、树叶之类,都被吃光。

在围城的初始阶段,国军曾限制居民外出,但后因城中发生饥荒,随对居民放行,并限制其返回。其间也发生国军士兵抢夺居民粮食的现象。对企图逃出长春求生的平民,共军开始曾进行搜查审问后放行,但仅限于带枪投靠的国民党人。“他们成群跪在我哨兵面前央求放行,有的将婴儿小孩丢了就跑,有的持绳在我岗哨前上吊。战士见此惨状心肠顿软,有陪同饥民跪下一道哭的,说是‘上级命令我也无法’。”后来采取了围阻“捆绑”以及射杀的行动。大批饥民被迫滞留在两军控制的环城中间地带,其间遍布腐烂的饿死民众的尸体。据一些当事人的回忆证实,围城期间包围圈中曾发生食人悲剧。围城最后以国军投降而告终。“当年参加围城的一些老人说:在外边就听说城里饿死多少人,还不觉怎幺的。从死人堆里爬出多少回了,见多了,心肠硬了,不在乎了。”“可进城一看那样子就震惊了,不少人就流泪了。”共军士兵看不下去,有些人问“咱们是为穷人打天下的,饿死这幺多人有几个富人?有国民党吗?不都是穷人吗?”,“解放”后,熟人见面就问?“你家剩几口?”(《雪白血红·第三十一章“兵不血刃”》)

长春的居民人口由围困前的50万左右(包括围城前从周围地区逃至长春以躲避战乱的难民)锐减到围城后的17万人。饿死居民的人数,目前尚无确切统计。作家共军中校张正隆在《雪白血红》里分别引用时任长春市长尚传道的回忆录称“根据人民政府进城后确实统计”“饿、病而死的长春市民共达十二万人”和国民党《中央日报》战后的报导称城外“尸骨不下十五万具”;日本媒体的估计为二十至三十万人(战前滞留长春的日本人约3千,据说其中很多战后被饿死)。1975年被释放的“战犯”段克文在《战犯回忆》一书中说,长春围城饿死了六十五万。

国民党方面认为,中共军队在围城期间的行为构成战争犯罪;共产党方面则认为其军队为“解放”长春而采取的行动是正义和积极的,造成饥民死亡是次要的,在中共官方宣传口径中,有“兵不血刃取长春”之说;而很多非国共人士及国际舆论则认为,长春围城是二十世纪最惨重的战争灾难之一。
 
小结

中共之祸国殃民至今六十馀年,分田杀人,强奸掳掠,扩军造反,伏尸百万,流血千里。这仅是毛共的历史暴行之一也。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太阳城_凯发k8国际版|有爱的生活网站|娱乐生活资讯|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金沙js9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澳门macao